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三十七章:悲痛

作者:月月酱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1/10 10:34:25  |  字数:3126字
    苏会长轻轻摇头,说道:“是那个叫王秋秋的女孩主动说的。前几天小夏的确住在她家里,甚至还在她家的公司里谋了职。”说到这里,苏会长的神色黯淡了些,有些后悔地说道:“我为了逼着她回来,冻结了她的银行卡,又插手搅黄了她的业务……唉,然后小夏就走了,连王秋秋也联系不上她,一连几天没有消息,那女孩实在不安,这才把事情告诉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去找找……”

    苏父脸上难以掩饰的担忧之色越来越明显,他起身走出苏家,开着车满城地转,眼睛盯着路上每一个跟苏夏身材相仿的姑娘辨认,可依然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孩子,你究竟在哪啊?

    就在纪家跟苏家满世界地找自己的时候,苏夏躲在郊区别墅里,躺在卧室柔软的大床上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新婚那夜到现在,苏夏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每次闭上眼睛,就是纪殊彦的冷言冷语,姚露挑衅的笑声,和那些刺眼的头条标题。

    这栋老旧而安静的别墅,似乎有些抚慰内心的功效。苏夏躺在床上,被窗外投进的温暖阳光晒着身子,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也逐渐安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睡梦清浅,恍惚中苏夏仿佛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,朦朦胧胧睁开眼睛,房间中的光线昏暗无比,一个清瘦的身影缓缓走到床前。

    苏夏努力睁大了眼睛,借助昏暗的光线仔细辨认,却发现来人有着一双跟自己十分相似的眼睛,正坐在床头上,温柔地看着自己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苏夏愣了愣,半晌,心头骤然一亮,声音已是颤颤地抖了起来:“妈妈?”

    那女人点了点头,唇角依然笑着,眼中却已流露出心疼万分的目光,她温热的手心轻轻抚摸着苏夏的脸颊,声音柔婉轻盈:“孩子,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苏夏闭上眼睛,贪婪地感受着母亲温柔的轻抚,心头一酸,眼泪已经克制不住,沿着眼角滚落下来,洇进枕巾中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苏夏擦了擦眼泪,睁眼想要扑进母亲怀里,问问她为什么要丢下自己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可当苏夏睁开眼睛,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,自己的心“扑通扑通”跳得飞快,眼角泪痕犹在,窗外的阳光也依然温暖地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原来,只是黄粱一梦。

    苏夏怅然若失地坐起身来,望着窗外的树叶摇摇曳曳,心里酸酸的,几乎要忍不住再次哭出来。

    正怔忡间,苏夏却忽然听到楼下客厅里似乎有低浅的说话声传来。她心里一惊,脸色瞬间变得凝重。难道刚刚在梦中听到的开门声是真的?

    苏夏立刻翻身下床,环顾四周,随手抓起一根棒球棒握住,赤着脚,踮起脚尖小心翼翼走到卧室门口,耳朵贴在门上,屏息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雅心,我们的小夏失踪了,她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有照顾好咱们的女儿。这些年来,每次看到小夏,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你离开时的样子。雅心,已经二十年了,你在那边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怪我对小夏冷淡,我真的没有办法去面对她。雅心,小夏结婚的时候,我没有上台……因为我心里真的很别扭,可是我后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重来,我一定会上台,一定不会让小夏的婚礼有遗憾。我真的很爱她,我只是没有办法面对她……她一定会怪我,恨我吧。雅心,你告诉我,她到底去哪儿了呀?”

    苏父的声音沧桑中带了满满的心疼和焦急,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。而不知什么时候,苏夏已经走出了卧室,站在楼梯口看着父亲对着母亲的照片自言自语,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酸涩的声音在苏父身后响起。苏父身子一震,迅速地转身,眼中的不可置信跟惊喜之色不言而喻,他似是想笑,唇角动了动,眼中却晶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在这里呀。”苏夏努力笑着,目光闪烁望着父亲,泪光点点。

    苏父一把将苏夏搂进了怀里,右上颤颤地抚摸着苏夏的头发,激动地说道:“小夏,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刚刚跟妈妈说的,我都听见了。”苏夏伏在父亲肩头说道,“爸爸,我不怪你,也不恨你。”

    苏父的眼泪克制不住,缓缓滑落下来。嘴角眉梢却全都是欣慰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爸爸再也不会那样对你了。”苏父感慨地说道,“爸爸爱你。”

    二十年来,苏夏第一次被父亲这样抱在怀中,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滴落,贪婪地感受着父亲宽阔温暖的怀抱。良久,她按捺下心头的悸动,低声道:“爸,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苏夏与父亲冰释前嫌,站在苏母的照片前,心中俱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雅心,是你在保护着咱们的女儿,让我找到她,对不对?”苏父看着苏母的照片,不禁伸手轻轻抚过她有些泛黄的脸颊,坚定地说着,“雅心,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护住小夏,不再让她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情绪安稳下来,苏夏坐在沙发上,跟父亲一点点讲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最后她几乎带了央求的神色坦言道:“爸,我一定都不爱纪殊彦,何况他对我一点都不好,我不想再这样生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父听着女儿的话,只是低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爸,你很爱妈妈,对吗?”苏夏说道,“如果妈妈还在,你们一定很幸福。妈妈离开以后,你情愿一直孤单着也不愿娶别人。这才是婚姻啊。可我呢,我的每一天都是煎熬跟折磨。”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已经很不幸了,更何况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夏,爸爸知道你不愿意。”苏父动容,“可是,你总是这样躲着,也不是办法啊。你爷爷很担心你,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。不管这件事怎么处理,先跟爸爸回家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夏本想拒绝,可听到爷爷这样,还是心疼不已。迟疑再三,终究还是点了点头,跟着父亲回到了苏家。

    苏会长正愁眉紧锁坐在沙发上,接过白明贞接过来的一盅冰糖炖雪梨来,热热地喝了一口,却还是不住地咳嗽着。

    苏夏跟在父亲身后走了进来,正看见爷爷咳嗽的脸色涨红的模样,眼中一热,向前几步道: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苏会长倏然抬头,眼中满是惊喜,手上的雪梨盏被随意搁在桌上,瓷器撞在桌上发出清脆的“当啷”声。

    “小夏,你回来了……”苏会长声音中竟然有几分哽咽,他慌忙起来径直向苏夏走过去,苏夏一见爷爷,也情不自禁地湿了双眼,快步走上前去扶着爷爷的手臂,强忍泪意再次喊道: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会长将苏夏揽在怀里,一颗心沉沉地落了下去,唇角笑容绽开。不过,只是片刻地功夫,苏会长仍然换上了一副严厉的神情,蹙起眉头看着苏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人了,一定也不知轻重,随随便便就跑出去,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!你知道爷爷多担心你吗?”

    苏会长虽然声色严厉,可还是心疼地拉着苏夏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她,生怕她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我错了……”苏夏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”一旁的白明贞见状连忙上前来,拉了苏夏的手,含笑道,“回来了就好,没事就好。爸,您快别生气了,小夏这不是好好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是,是,回来就好,”苏会长点头,又说道,“快坐下,今晚让他们多做两个小夏爱吃的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做,”白明贞忙说道,“爸,您跟小夏聊聊天,休息一会儿,我这就去厨房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明贞径自去了,苏夏便坐了下来,跟父亲和爷爷说起这些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唉,小夏,先在爷爷这里住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苏会长看着小夏明显消瘦的脸颊,心疼不已,终于不再强逼着她立刻回纪家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苏夏想了想,还是说道,“我想离婚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苏会长还是摇了摇头,坚定地拒绝道:“离婚的事,以后不要再提了。我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苏夏激动地说着,眼中甚至因为情绪的起伏而充盈起点点泪意,“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在这样的婚姻里委屈一辈子?”

    又是让苏夏几乎窒息的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,苏会长安慰苏夏道:“小夏,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。当初决定要你嫁到纪家,爷爷也没想到竟然会有别的女人横插进来。”说到这里,苏会长露出一丝对孙女的愧疚。不过一瞬,那种神色已经被坚定的目光所替代。

    “小夏,你嫁给纪殊彦已经没法改变,就不要再想着离婚这种不现实的事。”苏会长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苏夏,心疼之情愈盛,“爷爷保证帮你把那个姚露赶走,不会让她打扰你们的生活,更不会让她威胁到你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苏夏默然听着爷爷的话,唇角浮起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地位,又是地位。为什么他们都在强调地位,这分明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。自己想要的,并不是什么地位,更不稀罕什么所谓纪夫人的名号。她只想嫁给自己真正喜欢、也真正喜欢自己的人,安稳一生,仅此而已。
月月酱 说: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