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31章 两个比较值钱

作者:水木秦楼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1/10 9:18:33  |  字数:3080字
    人家根本没给唐茵判断出事故是谁的责任,只见前面的那辆五菱宏光车门从一侧打开,鱼贯而出四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基本穿得是深色系的T恤,两两迎面走来,透过玻璃窗,唐茵能够看清楚他们手臂上,脖子上的纹身,以及凶神恶煞的眼神,一看就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小飞遇到的是混混流、氓,那么这几个俨然是黑社会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唐茵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正想说点什么,侧头看见傅时令唇瓣紧抿着,目光如炬,沉稳若定。

    唐茵心道,难道是自己想多了?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就跟做梦似的,吴叔以为他们是来谈追尾事宜或者他们原本就是碰瓷的,因为傅时令的车市场价在七八百万之上,所以碰瓷的不找你找谁啊。

    岂料,吴叔打开车门,就被充满力量的男人给抓了出来。吴叔大惊失色:“你们要干什么?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!”

    这态度,完全是被震慑住的那种。

    唐茵连忙要去锁住车门,发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,另一个男人提起她就跟老鹰捉小鸡似的,她双脚悬空,根本没有挣扎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光天化日的简直是绑架!

    而傅时令的状况并没有比她好多少,直接从车上粗鲁的被人拽拉下来,双腿虚弱无力的自然垂落,在马路上拖着前行。

    唐茵瞠目结舌:这腿明明都正常了,还能装的跟真的似的。

    傅时令和唐茵被绳子绑了手,口里塞了布团,完全把他们当作货物一样扔到了最后的空位里,然而五菱宏光已经发动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的为什么也一起绑了?”

    “女的是他的老婆,两个比较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上的几个人肆无忌惮的讨论,唐茵意识到果然是绑架,最惨的是,人家想绑的明明只有傅时令,她完全是被顺带的。

    傅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,未来的继承人,这个身份太高调,明摆着让人惦记。

    唐茵的眼睛蒙着,如果能够看见,她早就把傅时令给瞪死了,后边的位置很窄,所以她和傅时令几乎是叠加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不能说话,不能交流,简直快让唐茵崩溃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是害怕的恐惧的,电视剧里包括现实生活中绑架的例子比比皆是,撕票的也比比皆是。而她是一个女人,女人的下场比男人惨多了。

    停,不能继续想下去,不然会更害怕的。

    傅时令心脏跳动的声音沉稳有力,与她的瑟瑟发抖成了鲜明的对比,都到了这份上了,他怎么还能镇定自若呢,简直奇怪。

    大概行驶了两个小时,经过的路段陡峭,唐茵感觉整个肺都要被震出来了,七荤八素的她又被人给拎出来,粗鲁的扔到冰冷的地面上,虽然看不见,但唐茵知道傅时令肯定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先放这儿再说,老子肚子饿死了,先吃个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绑她的男人说完,周围便开始变得安静,唐茵眼睛上的黑布因为动作来回的松动,渐渐自然脱落,使得她重新恢复光明,看清楚眼前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旧工厂或者是废弃的工厂,没有吊顶,特别的高,空气里漂浮着一股发霉潮湿以及铁锈的味道,总之很糟糕。她处着的是一间办公室,草草的用类似塑料的材料隔开,仍可以看到头顶的原貌,水泥地板上是乱七八糟的纸屑,以及破破烂烂的柜子和角落里的蜘蛛网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环顾了一圈之后,终于落到了不远处的傅时令身上。

    傅时令比她动作要快一步,口中和眼中都没有了遮挡物,果然与她推断的一样,人家一副沉稳若定成足在胸的感觉,敏锐的观察周围的环境,那狭长的眸子一紧,分明透着睿智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她挣扎了几下,口腔里被布团堵得难受发干,用眼神示意对方。

    傅时令会意,挪了过来,背过身,他的手腕是被绑住的,手指还能动,没有费多少力气抽走了她嘴里的布团,唐茵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面红耳赤的,好半天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等到她可以正常说话,嘴里憋了多时终于有机会一吐为快:“你刚刚为什么不跟他们打,就这么窝囊的被抓来?”语气中还隐约有一些埋怨的意思。

    傅时令的战斗力和搏击还是挺强的,上次唐茵就看出来了,如果他的双腿跟正常人一样,以一敌十都行吧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过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不吃眼前亏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没想过,万一他们对我们撕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唐茵现在的心情全剩下迁怒了,因为她潜意识里觉着你瘸了总比坐以待毙好吧。

    傅时令却说:“你放心,暂时不会撕票。”

    唐茵:“……那不是殊途同归?”心想傅时令既然束手就擒,她眸光迅速集中,“你一定有办法吧?”

    傅时令抿了抿唇,很认真的说:“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唐茵顿时心情沮丧起来。

    傅时令客观的分析:“就算我们没有被绑住,我一个人没办法对付四个,更何况还有你这个累赘。”

    唐茵纠正了他的话,“我不是你的累赘,我是单纯的被你连累的好吗?你是傅氏集团的继承人,你妈肯定多少钱都肯拿出来,我就不一样了,完全不值钱,两条腿的儿媳妇到处都有。”

    傅时令挑眉,凝视着她:“看来你怨气很重。放心吧,如果绑匪拿到赎金,你这个傅家少奶奶是顺带的,我妈再不待见你,不至于让傅家落个薄情寡义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听听,这语气,盛气凌人,永远都是无比睿智冷情的。

    唐茵完全没有被治愈到,反而越发的难受了,蹙着眉缩着身子往墙上靠。原本她就属于口齿伶俐话又多的人,突然安静下来,面容沉静,让傅时令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真被吓坏了!每个人都怕死,即便是看上去狡猾又赖皮的女人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狼狈邋遢的情况下,她发丝凌乱,竟还是无法掩盖上妆后的明艳动人,可她的眼睛里又是落寞不甘的。

    唐茵已经没有去埋怨傅时令的心思,横竖是她命不好。只是明天小飞就要动手术了,她若是赶不回去,万一有点什么,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说傅家那边,原本法庭的程序差不多能走完了,眼见着她和时令就快取得最后的胜利了。林美凤整个上午有些心神不宁,怎么儿子还没来,打他的电话又显示关机,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吴叔跌跌撞撞的冲进来,在人满为患的座位上找到了华贵出众的林美凤,完全没顾忌到旁边是否有记者和狗仔,竟是冲着林美凤脱口而出:“太太,少爷和少奶奶……被人绑架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林美凤双目惊悚,身体恍惚站不住往旁边倒去,还是傅时雨帮忙虚扶了一把,脸上的吃惊不亚于林美凤。另一边的傅正海也差不多,不过究竟有多少担忧掩在眸底,值得探究。

    面对前面的骚动,法官敲了敲桌子:“肃静!肃静!”

    傅家这边出了突发状况,林美凤几乎焦头烂额,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理智,报了警,然而这个官司却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,只能改期再审了,在下一次开庭前,集团的一切决策仍然由沈子枫继续把持。

    便宜那小子了!

    傅家人急急忙忙去了警局,林美凤振振有词的说,她绝对有理由怀疑绑架是沈子枫派人做的。因为他最有动机和嫌疑。林美凤甚至怀疑上次傅正涛被人注射药物,也跟这个沈子枫有关。

    她直接让警方把人给抓回来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绝不会放过沈子枫。林美凤浑身都激动着。

    警方对这起恶劣的绑架案十分的重视,局长和副局长悉数出面,最后把案子交给了重案组的队长,并且一个劲儿的说起此人获得的殊荣以及破案,刑侦和谈判能力都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队长邢峰道:“傅太太,您先别激动,只要有犯案动机我们马上就会展开调查并且传唤嫌疑人做笔录。”

    邢峰让大家先回家等候消息,如果绑匪求的是财,最晚明天应该会打勒索电话。

    主要现在林美凤担心的是绑匪未必求财,和沈子枫串通的话,直接就把她的儿子给害了。林美凤简直不离开警局,傅时雨和傅正海也不可能把她一个人留下,其实真正说到底,傅时令是否能够脱险和他们是息息相关的,傅家的股份财产甚至是管理权都会有一个重新的规划。

    林美凤很清楚,女儿小叔子都不可信,她能信任的人大概只有自己和老吴。警方第一时间排除了老吴和绑匪串通的嫌疑。

    警方那边动作很快,已经调出了案发地点的路面监控,没想到正巧是一个没有监控的盲点区,不过根据吴叔提供的口供与车辆的类型,警方基本确定了绑匪作案车辆是一辆五菱宏光,但是有些路段是没有设监控的或者损坏的,而且每天的车流量很大,车牌号没能确定,排查起来工作量比较大,总的来说是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傍晚,林美凤前脚离开警局,手机里接到了来自绑匪的电话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