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二十八章 徒生嫌隙

作者:燕笑语兮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1/10 1:02:48  |  字数:3246字
    墨白坐在床沿,习惯性的皱眉。“此物是从你被绑架的房中找到,我见那香炉中是的***香都已燃尽,唯独这根金枝兰草好端端的无恙,似乎有人事后将其它投入。”殷凤离抬起了玉指,抚上墨白的眉头,为他一一抚平。

    墨白正欲躲闪,殷凤离软软身子便贴在他身上,避无可避。“看来此人是想杀死我们,这两者分开本是无毒,若是合在一起便为致命的剧毒。只是我不懂,为何他有停了杀心?明明可以将我们一网打尽!最后关头难道良心发现?”

    “他设计巧妙,费尽心尽的将我引过去,必不会轻易放手。那么之所以放手,便只有一种可能,在场中有他所忌惮之人,他放手是不得已而起为之。”

    殷凤离大胆推论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,杀手设置了一个绝妙的布局,其实说白了就是欲置自己与死地。那么就是房间中出现了一个令杀手意外的人物,而这个人将是他们的又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么说的话这一切就顺理成章,只是杀手忌讳的人究竟是谁?你我他一定会杀死,墨染,或者江大人?”墨白陷入沉思,弟弟墨染天真无邪,必然不会牵扯到杀手,而江大人憨厚老实也不像蓄谋已久之人。

    殷凤离攀上他的臂膀,眸光氲满水雾。“当日屋中人数众多,一时半会难以揣测,不若明日一早奏明江袭月,让他将当日房内之人全部盘查一遍,必然能查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今日已晚,离弟弟身子尚且虚弱,还是早些休息的好。如此,我睡外面不打扰你休息了!”墨白想推开贴在自身身侧软软的身子,手却半晌没有动作,眷恋殷凤离的温柔。

    殷凤离乖顺的起身,眼神疏远的望着他,随即解开自己里衣服,红唇轻扬,眉眼是上挑,仿若花色。“墨白,你既已同我划清界限,君子当卓立而行,你又何怕之有,还是你心口不一,尚且对我残留几分念想?”殷凤离的话恰好落在墨白心尖,如此绝色美人在侧,他亦绝非柳下惠之辈,怎么能不动心,但想到师父对自己的警告,男色不可沾染。

    “离弟,我真的只是当你为手足,莫要紧紧相逼。”墨白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。

    正解衣的殷凤离手却的一顿,像是听到了极其可笑的事,声音冷冷。“走的是你回来的也是你,离的是你,和的也是你。墨白我不懂,我原本以为你木讷,不谙世事,我便等着你开窍,可是现在看来,真正不懂的人是我。从始至终你就不喜欢我,即便的现在你对我残留的紧紧的怜惜之意。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吧,我不会再干涉你,亦没有资格干涉你。”

    殷凤离一刹那竟心如死灰——

    墨白不知作何作答,自己明明想要靠近殷凤离,可是理智之弦将他推的远远的,让他对殷凤离的柔情蜜意退避三舍,他生怕自己一旦靠近便会沦陷其中,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“离弟,我们都冷静下,今夜我去外面的软塌上,你不要胡思乱想……”墨白一向直来直去,但对殷凤离却格外小心翼翼,生怕一个不慎,触弄了他。偷偷瞥向殷凤离,却支看到他裸露在外的臂膀,背着自己早已入睡。

    墨白蹑手蹑脚起身,走向柜子,却发现偌大的柜子中竟没有取暖的被褥,只有床上殷凤离盖着的被褥。墨白气的直翻白眼,定是铜钱自作主张,这下自己只能在外面打坐。怎么好意思同殷凤离说这些。

    墨白汇聚丹田,用真气护体,看到帐中那人安稳入睡,才闭上眸子。那杀手来无影去无踪,为避免上次意外,此次不可有一丝松懈。

    离弟身子出奇的虚弱,同初次在绮云坊见到的他样子判若两人,难道真的是***散遗留的后遗症?

    墨白思绪纷飞,最终抵挡不住,像是潮水般席卷而来的困意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墨白思绪纷飞,最终抵挡不住潮水般席卷而来的困意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也许只要在梦中他二人才不会争执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铜钱哼着小曲前来服侍他二人起床,方踏入暖阁便对上一双黑亮的眸子。吓得他一个踉跄手中的木盆,眼看就要滑落、墨白飞身上前,接下了即将滑落的木盆。“铜钱你小声点,离弟还在熟睡。”

    墨白一身寒气,穿着规整。铜钱打量着软塌凌乱的痕迹。不由大着舌头道。“大公子,你不会昨日一夜都睡着软塌上吧,为何不与殷公子同榻?”

    墨白脸色顿如锅底。“你还说,你和元宝自作主张,柜子里的被褥为何都不翼而飞?”害的他作夜不得不在软塌上打坐,驱赶寒气。铜钱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,一脸无辜。“可能是晴姑姑拿去洗换了吧公子你也知道,这马上就要换季,府上都要极早添置。”

    墨白便也不再盘问,洁了面等殷凤离起身,他这些日子懒洋洋的,病也不见好,兴许带他出能换个心情也不错。再说他自回到墨府,说是接管墨府大小事宜但始终由兰姨操持,并未真正得到实权。

    不多会屋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,墨白知是殷凤离起身了。屏风后隐现那人单薄消瘦的身影,让人看后心中一紧,墨白微微握紧手掌。随即的换上新的罗衣,挽发洗漱。

    “公子昨夜睡得好吗?”铜钱将一枝白玉簪子别在殷凤离发间,更衬托的镜中人如珠如玉。

    殷凤离瞥了一眼那墨色身影。“睡得不错,不过有些人却寝食难安,不知可是心中生了愧疚!”后半句故意拔高。

    “公子今日穿那件?我看这粉衫不错,正好院中的桃花开了也是映景。”铜钱张罗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便依你吧!”殷凤离看也没看一眼,想到桃花,脑海中不觉涌现: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牵起嘴角一阵苦笑,即便的再华美的衣裳,挽留不住那人的心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元宝和玉芙带来早膳,分立桌案两头布菜。

    殷凤离梳洗毕,款款出了里屋,身上依旧是好闻的兰芝香草,一身粉衫不堪春风,随风而舞,蒲柳之姿,恍惚梦中仙。墨白怔在了原地,半晌方才回过来。

    顿时面色大为窘迫,为何自己会被殷凤离不由自主的吸引。

    殷凤离只是轻飘飘瞥了他一眼,面如常色的入席。立在一旁的铜钱慌忙将筷子递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为何盯着在下看?难道将在下当做的早膳不成?”殷凤离提高了嗓调,饱含水光的眸子望着墨白。

    墨白尴尬的笑笑。“古人云秀色可餐,说的便是离弟这般吧。离弟这粉衫极为衬你。”眼神不时望殷凤离身上瞟,怎么也遏制不住,看来真的是无脸再见底下的师父了,这色欲真的碰不得,思不得。

    “墨公子是说笑了吧,我又不是女子,此等花前月下的话还是留着给小娘子说的好,无福受用。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,殷凤离只觉得入口的粥也味同爵腊,而墨白不知是真的同他打哑谜,这般笑嘻嘻的贴着脸。

    墨白顿时尴尬不以,平日都是殷凤离顺应着自己的话,如今是自己惹得他不悦,一时笨嘴笨舌,说了些极为不中听的话。他们二人再也难得回到往昔。

    “殷公子容颜举世无双,莫说是秀色可餐,我看便是倾国倾城也是极为妥当的。”大公子为云莱修行之人,难免措辞不当,殷公子不要放在心上。”玉芙适时解围。

    墨白对她抱拳,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殷凤离看到二人眉来眼去,便觉得吃味,自己明明说的是气话,哪里会同墨白真的计较。那个榆木脑袋就听不出弦外之音!也罢,就当自己自作多情吧。

    “离弟,这几日府中桃花盛开,你可愿陪同我一并赏花?”墨白主动邀约,夹起一片竹笋放到殷凤离碟中。

    殷凤离将目光投向远处,春风十里,桃花灼灼,恰是一副春景图,然而他却半分提不起兴致。“桃花赠美人,墨公子这邀请对象错了,玉芙姑娘婉约动人,你二人在桃树下共酌,倒也是佳话一番。我吃饱了,铜钱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二人的好。”殷凤离放下碗筷,便欲离去。墨白慌忙扯住他的袖口。“你说清楚,我们不是说好此后就当做兄弟手足,你这般疏离我,便是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中?”殷凤离尚且抱病在身,孱弱不以,墨白轻轻一个扯便将他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铜钱见状,朝着元宝使眼色,这殷公子生气,还不是大公子惹得,只要哄上一哄便好。元宝也是见怪不怪,同铜钱一道走出里屋。玉芙也低着头走了出去,这殷公子艳丽无双,拿捏的一手降服男人的本事,看是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这是做什么?”殷凤离嗔怒,不知这二愣子又发什么疯,自己已打算不与他纠缠怎得还对自己这般亲昵,明明知道自己对他——

    殷凤离桃花眸子一转。“我何曾要与你做手足,我要的是生死契阔,与子成说。做不成夫妻,那便是朋友也不要做的!”墨白瞳孔微张,胸口憋着一口气,最终什么也没有说。他放开殷凤离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方才二人还腻歪在一处,这会怎又翻了脸?”铜钱靠在墙根不由抱怨着,他和元宝,一直没有走远,但还是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元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,孺子不可教也,平日让他读书也不读,殷公子是想和大公子白首,他都没有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,大公子等等我!”元宝跟了上去。

暂无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