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三十九章 阴险诡计

作者:南城屿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1/10 10:11:48  |  字数:3030字
    殷名姝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手,脸色十分淡定的看了看身边的殷离说道,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刚刚手滑了,这也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听了殷名姝的话,不仅仅是殷红玉的脸色大变,就连身边的殷离的脸色也变得异常铁青,看着殷名姝的眼神带着隐忍的愤怒。

    殷红玉双目赤红满眼恨意看着殷名姝,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,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温婉单纯的样子,看着殷红玉发怒的模样,站在一边的殷名姝嘲讽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我要去告诉父亲……”殷红玉一只手指着殷名姝,满脸愤怒,气的自己连话都说不清。

    殷名姝淡定的拍了拍自己的手,斜眼微微的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殷红玉,满脸不在意的说道,“想来红玉妹妹平日里是被柳姨娘宠惯了,不懂得什么叫做规矩,在府中还好,若是出了这府中,丢的可是将军府的人,今日我便来教教你什么是规矩,妹妹若是不满,大可以到父亲那里告我一状。”

    殷名姝这自信的样子着实让殷红玉气的半死,狠狠的跺了跺脚,双眸满是狠厉的看着她说道,“不过就是因为妹妹失手打了姐姐你的奴婢,姐姐就如此震怒,还不惜为了一个奴婢而和妹妹大打出手,我就不信父亲还不能还我一个公道?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朝着殷政的书房而去,殷离临离开之前,深深的看了殷名姝一眼,眼神中满是失望,殷名姝故作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见所有的人都离开,瑾儿这才从挽风的身后微微的探出脑袋,双眸带着几分害怕的看着殷名姝问道,“姝儿姐姐,是不是瑾儿给你闯祸了?”

    瑾儿仰着脑袋满脸歉意的看着殷名姝。明明是公主的女儿,论身份也算是一个小郡主,但是总是柔柔弱弱的,甚至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,殷名姝看着她,莫名的觉着一阵心疼,看着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殷名姝上前,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瑾儿的脑袋,眼神带着几分认真的看着瑾儿说道,“没有,瑾儿是不是被吓到了?”

    瑾儿的眼神微微的闪了闪,苍白的小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惧怕,但是依旧是十分坚强的对着殷名姝摇了摇脑袋,“有姝儿姐姐在,瑾儿不怕。”看着瑾儿故作坚强的模样,殷名姝顿时觉得满心的心疼。看看时辰也不早了,殷名姝便叫挽风和挽月两个人将瑾儿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边刚刚安排好了,便听到管家来传报,说是父亲请她去书房,殷名姝如今想都不用想,就知道一定是殷红玉去了殷政那里,殷名姝点了点头,便跟着管家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殷名姝走进书房,离得远远的便可以听到书房里面出来的真真抽泣的声音,殷名姝嘴角顿时扬起了一丝冷笑,这个殷红玉做戏的本事还真是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看到殷名姝走进书房,殷红玉哭的更厉害了,娇弱的身子坐在殷政的怀里,小心的探出脑袋,脸上满带惊恐的看着殷名姝,看起来就像是被惊吓的兔子一般。

    殷政看到殷名姝一脸淡然的走进书房,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再看了看怀中哭的十分伤心的殷红玉,不由皱了皱眉角。

    殷政将殷红玉小心的推开,让她在一边坐好,这才转而看向殷名姝问道,“姝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看着殷政的样子就像是在询问这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,殷红玉听着,心中满是愤怒,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父亲都是站在该死的殷名姝的那边,就算是现在知道了自己被殷名姝打了一巴掌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殷红玉看着殷名姝的眼神更加多了几分的怒气。

    殷名姝眼神下意识的朝着殷红玉的方向轻轻的瞄了一眼,这才接着说道,“回父亲的话,大抵就是红玉妹妹说的那样。”殷名姝居然丝毫不做辩解。

    殷政听了,脸色不由微变,双眸带着几分不解的看着殷名姝,一边的殷红玉听了殷名姝的话,倒是满脸得意。

    “姝儿,你向来都是一个有身份的人,而且十分的懂事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?”殷政看着殷名姝质问道,看着殷名姝的眉眼之间,更是带着几分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也听到了,就连姐姐都这说,这一次父亲一定要给红玉做主啊。”殷红玉一边抽泣一边说道,脸上刚刚被殷名姝一巴掌打的巴掌印因为她的情绪激动,越发的红肿,看起来格外渗人。

    殷名姝故作看不到一般的轻轻的拍了拍手,淡定的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,没事人一般的态度深深的刺激到了殷红玉,让她的一张小脸顿时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殷政并未说话,只是觉得殷名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一双深邃的双眸直直看着殷名姝。

    殷名姝抬手自顾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下,这才开口说道,“父亲,若是我不打妹妹那一巴掌的话,怕是妹妹到时候受到的可就不是这一巴掌这么简单而来。”

    殷名姝突然开口说出这样一番话,一边的殷政听了,面露不解。

    殷红玉听了殷名姝狡辩的话,满是愤怒的一下子便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准备上前和殷名姝质问,却被身后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殷离一把拉住了胳膊,下意识的对着她轻轻地摇了摇脑袋。殷红玉看着殷离的警告,这才老实的再一次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殷名姝眼神微微的扫视了一下殷红玉和殷离的方向,自然看到了他们之间的互动,脸上依旧是挂着冷笑,这才看着殷政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可知道,刚刚被红玉说成是擅自闯入王府定罪的小姑娘是谁?”殷名姝突然问道,殷政一脸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一边的殷红玉则是鼻子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,“不过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而已......”

    殷名姝眼神朝着殷红玉冷冷的看了过去,“我看妹妹这一巴掌的教训还是没有记住啊。怕是需要再多来几巴掌长长记性?”

    殷红玉听了殷名姝的话,心中顿时愤怒,根本不受控制的再一次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满脸我很委屈的看着殷名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姝儿姐姐对妹妹很是不满,但是妹妹已经十分避着姐姐了,姐姐不喜欢红玉,红玉便很少出现在姐姐面前招惹姐姐心烦,但是今个儿的事情,姐姐实在是让妹妹心寒啊。”殷红玉娇弱的模样让殷名姝脸上的寒意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殷政瞧着殷红玉脸上红肿的脸颊,再看了看殷名姝一脸淡定的模样,微微的皱了皱眉角。

    殷名姝下意识的避开了殷红玉靠近她的身体,“妹妹先不用委屈,若是你知道了你嘴里羞辱的那个人的身份,怕是你再也不会感到委屈了。”殷名姝一句话说完,一边的殷红玉顿时多了几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紧接着,殷名姝转身对着殷政微微的行礼,看着殷政说道,“父亲,刚刚在园子的正是天香公主的女儿,瑾儿小郡主,被红玉妹妹质问言语羞辱的,便是瑾儿。”殷名姝的一番话让殷红玉的脸色顿时大变,就连一边的殷政也不免的多了几分的震惊。

    还未等殷政说话,一边的殷红玉已经坐不住了,连忙上前说道,“怎么可能,那个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是郡主,再者说了,我们府中来了郡主,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郡主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来我们府上,姐姐,你为了解释自己,还真是什么谎言都说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殷红玉自然不清楚殷名姝在军中结实了公主和小郡主的事情,所以才会如此断定殷名姝在说谎。但是殷政确是知道这件事情的,而且瑾儿的胆小怕人的性子,殷政也是见识过的,如今听了殷名姝的话,脸上的神色异常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够了。”殷政沉着脸狠狠的大力的拍了拍自己的桌子,冰冷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殷红玉,若是姝儿说的是真的话,那么殷红玉犯下的可是羞辱皇家的大罪,他殷家一生忠烈,怎么可以犯下这样的错误,一想到这里,殷政就觉得殷红玉实在是不懂轻重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怎么可以毫不犹豫的相信姐姐的话,而不相信红玉啊。”殷红玉连忙上前,一只手拉着殷政的衣袖满脸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殷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一把将殷红玉甩开,“够了!到现在你依旧不知错!当真是造孽啊!”

    殷政的性子殷名姝自然是清楚的,他这一生都是为了殷家,为了忠义,他虽然看起来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样子,但是却对声誉极其的看重。

    如今殷红玉竟然做出了羞辱皇家的事情来,这可是会害死殷家上下百条人命啊......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殷政看着殷红玉的眼神越来越冷,更加怀疑这么多年来在,这个柳姨娘到底都教了她什么。怎么会教出这么一个不知轻重,没有规矩的女儿出来。
南城屿 说: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