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二十七章 发指

作者:徐瓜蛋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1/9 18:57:31  |  字数:3064字
    我非常惊异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异变。因为我的T恤衫被抓烂了,我索性一把将其扯了下来,***着身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胸口。发现除了脖子上的那枚阴寒古玉吊坠以外,并没有一点伤口。

    我显的极为惊讶,不明缘由,但看见鬼爪出现了融化时,我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划过,难道这一切是沉睡在古玉中的阿苏所为?

    我想起在上面房间里,也出现过这样一幕,感觉很有可能,刘稳婆说过,我胸前的这枚玉佩里沉睡着阿苏的魂魄。

    阿苏可是来自于商朝的千年鬼魂,道行之高,肯定不是一般恶鬼可以侵犯的。

    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否正确,但我没有被抓伤,鬼爪出现了融化却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
    见女鬼受到了创伤,捂着自己腐蚀的臂膀,在地上疼痛的滚来滚去。我抓住这个机会,再次举起手中的桃木剑,准备将其彻底消灭。

    女鬼虽然痛得死去活来,但警觉性还是非常高,看见我举着桃木剑冲了过来,连忙仓促应对。

    如今生死攸关,容不得我手下留情,如果不乘此机会将女鬼铲除,待会儿她缓过气来,我和张飞都会有生命危险,所以我没半点留手,招招狠辣,只取要害。

    反观女鬼显然已经被吓破了胆,不但少了一只利爪,身体上的煞气也减弱了许多,这会儿变得异常迟缓,攻击力也大大锐减。

    十几招后,我已经稳稳地占据了上风,眼看就要将其击杀,这时身后的张飞冲我吼了一句:“小心!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之前站在旁边观战的小老头这时手里举着一把锄头,对着我的脑袋挖来。

    小老头举着镐头一步一步走上来,双眼癞蛤蟆般鼓得圆圆的,我看他手臂上青筋暴露,一条条的如同蚯蚓,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镐头被他举过头顶,那是羊角镐头,一头尖一头铲,专门用来挖土掘坑,上面还带着泥土。

    镐头最起码有二三十斤,一镐子砸在脑袋上,立马是一个血坑。

    即使小老头弱不禁风,也会如此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放弃诛杀女鬼,身子往后一跳,躲开镐头的攻击,然后气喘吁吁地盯着那小老头。

    这小老头作恶多端,杀了这么多人,而且今天差点把我害死,我一定要除了他!

    那小老头看我竟然没事,也是一脸惊异:“小子,你刚才使用了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我喘了一口气:“没必要告诉你!今晚我就除了你,为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报仇!”

    “凭你?”

    小老头不屑地哼了一声,拽住了那女鬼的手,一直把她拽到了红灯笼旁,我以为他要带着那女鬼逃走,便准备去追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的一幕我却万万没有想到,那小老头竟然揭开了灯笼盖,对准了女鬼的衣服将其点燃了。

    女鬼虚弱,哪里有力气反抗?更诡异的是,那女鬼的身体一碰见烛火,如同汽油碰见明火,一点就燃,眨眼间熊熊火焰就将其吞噬了。

    “叽哇!”

    女鬼的惨叫声响彻地道,凄惨无比,听的我心惊胆寒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然后,我就看见被烈火包围,惨叫连连的女鬼身子化作一道道白气,被小老头呼进了鼻孔。

    吸食白烟时,小老头露出极为舒泰的神情。

    女鬼虽然可恶,但这小老头也太残忍了,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更是愤怒,提起桃木剑正准备冲上去,身后的张飞却颤巍巍地站起来,紧紧地盯着刚刚吸食完道道白烟的小老头,眼神中满是惊讶:“你到底是谁?你这邪术是和谁学的?”

    吸食完白烟,小老头脸上的疲态一扫而光,扭了扭脖子,发出咔咔咔的响声:“我是谁,你们无需知道,马上你们就要成为祭品啦!”

    我道;“你也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“残忍?”小老头嘻嘻一笑,“这奴才没有吸取到你们的精元,该死!没有精元的滋养,我活不过今晚,她不死,我就要死!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靠女鬼吸取别人的精元来维持自己的性命?”我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难怪,为什么冉宁被鬼缠住,半个月瘦了那么多斤,因为恶鬼在不断地吸取他的精元,而房间里的死亡房客,也是因为被吸取了精元而死的吧。

    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鬼吸取精元并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滋养了面前的这个小老头,为了他延续了生命。

    这老头才是幕后的指使与策划,罪大恶极!

    想到这,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,提着桃木剑就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邪术,现在老头子的实力又要比刚才女鬼强上了那么一点,但不知道为何,他很忌惮我的模样,很多时候显得唯唯诺诺不敢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由于女鬼之前被我符文所伤,心里面对我非常恐惧,而小老头又吸食了她,把恐惧遗传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我攻击更加凶猛,那小老头左遮又挡,看起来很狼狈,半分钟后,我看中了一个机会,猛地一剑刺出,直指老头的喉咙。

    小老头不但不惊慌,反而冲我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立马意识到不对,想要抽回手。可一切已经晚了,那小老头竟然徒手抓住了我的桃木剑,不顾桃木剑的伤害,猛地一用力,竟然生生地将我手中的桃木剑夺了去。

    随后一把将其扔出了七八米远,同时还对我狰狞地开口道:“小子,我要把你的精元吸食干净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开口,我不由一声冷哼:“今夜你必死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另外一只手猛地抽出随身携带的发簪,对着小老头的脖子扎了下去,这发簪是阿苏送给我的定情信物,上面有她加持的法力,小老头吸食了女鬼的精元,身上已经有了鬼气,我想应该可以克制他。

    老头根本没有想到我手里还有一根发簪,结果当场被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幸好他反应迅速,没有扎中脖子,而是扎在了胳膊上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小老头还是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捂着肩膀便猛地往后倒退。

    这老头刚才用镐头差点挖中了我的肩膀,现在也算是一报还一报。

    如今老头已经严重受伤,令我惊奇的是,他的伤口里竟然冒出一丝丝黑气来,并且很快就将小老头的面目遮挡。

    黑气我熟悉无比,那是鬼气。被鬼气包裹的老头哪里像一个活生生的人,分明是一只恶鬼。

    见此,我立马掏出了文殊八字符咒,对着他冲了过去,准备来上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老头明显知道我手中符咒的厉害,这会儿不断闪避,连连逃窜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已经恢复些体力的张飞忽然出现,手里还握着刚才那把被扔出去的桃木剑,只听他一声低吼:“受死!”

    紧接着,“嗖”的一声闷响,桃木剑正中小老头的胸口,剑刃没入皮肉半寸,插在了肺叶上。

    小老头立即呕出了一口鲜血,站在原地发出阵阵哀嚎。

    也就是张飞这么一剑,给我创造了绝妙的机会。当场凌空跃起,手中的符咒“啪”的一声便贴在了老头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雷霆号令,急如星火,斩妖伏邪,消散凶秽!”双手迅速地结出一道剑指,念完一串咒语,我大喝一声:“破!”

    咒令一起,贴在老头额头上的符咒“嗡”的就是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巨响,老头脸上的黑色鬼气迅速地消散,他的面目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老头子一下子像老了十几岁,满脸的皮肤皱皱巴巴,掉在了下巴上,而一双眸子像充了血,红红的,十分可怖吓人。

    鬼气一消散,那老头子顿了顿,然后像发了疯似的去抓自己的脸,好像脸上很痒似的。

    他一变挠一边疯跑起来,也不看脚下,一路跌跌撞撞,跑向了那个水池子,“噗咚”一声掉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和张飞连忙跑到水池旁边,只见池水翻涌,老头子的身子在翻滚中不断沉入漆黑的池水中,好像有无数只冤魂的手在将他往下了拉扯。

    “他死在里面,也算是因果报应。”张飞说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老头子杀了那么多人,抛弃在池水里,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死在里面吧。

    随着池水翻腾的平息,周围放佛也恢复了平静。有冷风吹进来,带着一点凉意。

    我气喘吁吁,揉了揉酸痛的肩膀,一股沉沉的无力感包裹全身,我两条腿软的如同面条,“噗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张飞则依靠着洞壁,和我一样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    但是,虽然身体上疲惫无比,但是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和快感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出来捉鬼,没想到遇见最可怕的不是鬼,而是人,如果不是阿苏在暗中助我,我早就淹死在水池里了。

    因为累的实在是太厉害,我们大概休息了十分钟左右才恢复了体力,我和张飞站起来,在这两条岔道里巡视了一番,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和张飞一边检查一边闲聊。我很好奇,为什么刚才他那么生猛,怎么一会儿时间又泄了气了呢?
徐瓜蛋 说:

暂无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